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矿山的记忆

此博客为6985岁月而建

 
 
 

日志

 
 

转载西石门矿五连帅建东的回忆  

2011-11-20 17:2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矿山的岁月,真的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帅建东是我的同学,他在西石门的时间不是很长,我一直以为矿山在他的印象里不会很深。我想错了,他对那山那水那年那月的故事依旧记得那样深,历历在目......

                                              回忆参加工作后的二、三事

     一九七一年春节刚过,经领导安排我们结束在西石门的工作到河北省张家口庞家堡铁矿实习。我们三十多人由领导带队坐火车到北京,然后改乘去张家口的火车。一夜的行程,第二天早上我们来到庞家堡区矿山所在地。一下车就感觉天气骤然寒冷,满山遍野被大雪覆盖,好像一下又回到了严冬。来的时候河北省南部已经看不见雪了,大地回春,勤快的农民已经开始准备春耕,但这里还是寒冷的冬季。雪后的山路非常滑,我们宿舍在很高的山上,早晨开门出来看不见上班的地方,因为我们宿舍被云层包围了,只能看见对面很高的山峰。上班一路小跑,路太滑想不跑都不行,十五分钟就到单位,下班后回宿舍要四十分钟才能爬上来。我被分配在平运工区,工种是井下轨道工,工作是负责井下平巷运输轨道的维修保养。庞家堡铁矿当年已经开采有七十年的历史,从井口坐机车进去,东坑西坑走一遍,要两个小时,全程五六十华里。  倒废渣的渣场将铁轨向前延伸,工作比较危险,因为是已开采七十年老矿,废矿渣已倒满很多山沟,站在渣场往下看,人、车都已渺小。刺骨寒风中,没穿狗皮坎肩,狗皮帽子是不能在此地干活的,因为大风很短时间就将棉衣,棉帽吹透。我的师傅是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刚转业的复员军人,叫康新德,我的同伴是一起实习去的,六十一中学的曹全璐,我们两人和师傅每天一起下矿,轨道工有权在井下搭乘过往机车到应检查地段的权力,这一点我们觉得很自豪。时间长了我俩和师傅也很说得上来。记得一次师傅放假,答应带我们倆人一起回他家,我们很高兴,因为我知道要先到张家口再去万全县,两个地方都要去,来回最少三天。当知道师傅老家河北省万全县是一座古城,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全程拍摄在该县城时,我俩更是兴奋不已。我们首先乘火车到张家口市,师傅的爱人热情接待我们,中午做了一顿好饭,下午领我们在市区逛街,一起游览了张家口市,当时的标志性建筑——大境门城墙。第二天一早我们师徒三人,乘长途汽车去万全县,全程三十多公里,一出市区公路两边山很高,山势非常陡峭,半山腰能看见国防工事旁有解放军站岗。各个英姿飒爽。我不禁为祖国的大好山河感叹,更为有人民解放军的保护而欣慰。快到万全县了,汽车费力爬到山路的高点,远远望见山势低洼处,一座四四方方仿古建筑城墙展现在眼前,和描写冷兵器时代古城极其相象,非常壮观。汽车进城后,我们很快来到师傅家,师傅的母亲热情的招待我们,饭后我们上街闲逛,不管走到哪里,人们都用异样眼光看我们俩人,好像看外国人一样,因为我们俩人从大城市来,每人穿一件的确凉衬衣,和当地人有明显不同。我觉得师傅心情也非常高兴。

  我们宿舍地理位置比较高,每天出门看见对面山峰比我们还高,总想有一天要去那里玩一回,终于在某星期天早晨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出门,开始征服对面山峰行动。同行中有黄学强,于春旺,石震山等几人,我们带好干粮,水和向别人借的120相机,兴致很高地往山里行进。开始时我们顺着山路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饱览大山里的风光,不时停下来和山里的风景留下合影,不经意间我们已经走进了大山里。时值春暖花开季节,漫山遍野姹紫嫣红的各种花草,叫不出名字的各种树木,灌木,使我们目不暇接,感受真正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里。我们忘记了饥渴,不知疲惫。当我们感觉应该结束这次活动的时候,天色已晚,按照来时路程计算,回到宿舍肯定很晚,我们决定翻越每天在宿舍门口能看见的山峰,判断翻越此山 可以抄近路回家。当我们费劲爬到山峰往下一看,才发现根本没有下山的路,试着往下走才知道太危险。俗话称“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次让我们真正体会了这句话。没有办法只好借着天还没全黑原路下山,按照来时路线加速往回赶,接近午夜时分,我们几人疲惫不堪的回到宿舍,大家万幸此次活动没有发生事故。第二天上班时,和师傅说起昨天的经过,被师傅们批评一顿,并且告诉我,他们来这上班的人中间,时间长短都有,就是没有人敢去你们去过的地方。在我们结束这次活动后的下一星期日,同来实习的六十一中同学,也组织了和我们一样的活动,不同的是,他们上山玩的过程中,被巡逻的解放军同志中途拦下,查明身份后,将相机胶卷曝光后还给他们,并且宣布此地是军事禁区。

真庆幸我们上次没遇到解放军同志。

 实习就要结束了,我们要离开工作生活半年之久的单位和同事,心情比较复杂,本次实习让我们真正融入到工人阶级队伍里,初步掌握了劳动技能,理解了做为产业工人的艰辛,深刻认识到,做为一名工人阶级的普通员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在决定回单位的同时,为照顾我们,经领导研究同意我们顺便回家一趟,看望离家近一年没见面的父母。这真是天大喜讯,对于我们这些没成年的孩子来说,比多 发一个月工资都美。消息一经传出,每个人都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到家。当火车到达天津站时,天色已近黄昏,正是每天上下班的高峰时间,出了车站改乘公交汽车,一上车人员很挤,人与人互相挨着,但几句熟悉的乡音不知从谁的口中发出,立刻使我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这种感觉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只有出门在外思念家乡亲人,一旦 回到家乡听到第一句乡音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令人难忘。

以上是回忆四十年前的往事,也许有不妥的地方,比如时间、地点、人物,但重要的是我把当年所发生的事,基本叙述下来,和我当年的同学与同事共同回忆这段难忘的往事。

                                                          原六九八五西石门铁矿  五连 帅建东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